焚雪成诗

强推p大的【杀破狼】_(:_」∠)_
旁友们看完求粮啊真的要在坑底饿死了_(:_」∠)_

盗图自重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官方真的是…

一座城池:

很久没试过这么难过,什么说不出来,请大家帮我转发一下,或者还能举报?我不太懂微博,就是求真的别盗用我的图为真人剧打广告了。

http://m.weibo.cn/1888736415/4117859284717187?uicode=10000002&mid=4117859284717187&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117859284717187&lfid=230413188873641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

水無涼奈:

不知道是不是我混的作品太少。

但是真的,从没见过官方(或者应该叫版权方?)做得比同人差那么多的。

而且也从来没想过。


其实一开始不想在lof首页占位的,尤其是在大家普遍转载推荐了的情况下,对阅读效果很不友好,我一般也不想在首页里留下太多文章无关的东西(闲聊基本回头删)。

但想了想,还是表个态。

粉丝太多,真假难辨,真粉里也有程度之分,也有各种想法,态度和表现。肯定会有人不以为意,也会有人不以为然。

对于后者,能解释的解释,还解释不了的我真要怀疑是否真的重视叶修了。前者的话,每个人都不同,没办法,也不能强求。但不管怎么说,希望有一点大家都能清楚:...

想写段花

少年锦衣卫真好看啊……段花不足,难道要自割腿肉了么……

我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难过

天又雪 【二】

嗯秀坊的部分这一更就完了
相信我是正文花羊不拆不逆
这里他们还没有搞上所以不算【x】

————————————————————————

陆离是个画家,名扬天下的那种。

陆离有个怪癖,匪夷所思的那种。

他只画人物,画作仅有两幅流传于世;一幅紫霄名士,一幅秀坊美人。名士佩剑,剑光如秋水;美人舞扇,扇面若飞霞。

陆离的怪癖比他的画作更有名。

“你说得对,我不是医生,我是个画家。”陆离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舞剑的少年,眼神期待:“我能不能给你画幅画?”

少年头也不回:“你一幅画要画三个月,三个月都画不出一双眼睛。”

陆离很无辜:“越复杂的东西,就越看不透。看不透,当然就画不出。”

看透一个...

天又雪

*剑三门派衍生同人
*沉迷古龙,东施效颦之作
*送给师父父,可能又是坑的开始 @煮雨作茶
*针对第三条,请相信我们说好的CP_(:_」∠)_



西湖很少下雪。

这天却偏偏下了雪。

秀坊总是有很多人。

这间院落却只有两个话不投机的陌生人。

这两个人,一个是微笑的年轻人,笑得让人如沐春风;一个是沉默的少年人,专心致志地舞着剑,就好像离他十尺远的地方并没有一个微笑的年轻人一样。

年轻人穿着紫色配银饰的长袍,漆黑柔顺的头发没有束起,随意地披在肩上;他腰间挂着一枝笔,笔杆光洁细腻。少年人穿着绯色的衣衫,背后有两把做工精致的舞扇,乌木扇骨镶金嵌玉,锦缎扇面绣着鲜红的花。虽然舞扇收得极紧,也能想...

雪覆衣·李轩中心



中控台一片寂静。李轩揉了揉眉心,打开了对讲频道:“【驱魔师】回去休息,【鬼刻】留下来,我们谈谈。”屏幕上的盖才捷表情迷惑,却顺从地点了点头。吴羽策那边则干脆利落地黑了屏,五分钟后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虚空特战队队长看着默然落座的新任搭档,感到了深深的心累。一只小型异兽接近警备区,危险级别之低甚至不必出动机甲,命令【鬼刻】和【驱魔师】协作阻截纯粹出于谨慎……感谢这种与生俱来的谨慎,两个素质过硬的单兵,把例行驱逐打成了原地消灭,一言不合就要翻车。

“明明是协同作战,非要做孤胆英雄,兄弟我真没发现你是这种表演型人格。”李轩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温柔温柔再温柔,友善友善再友善,想象对面是一个涉...

嗯……失踪人口暂时回归……?

rt,复习英美法的时候突发脑洞,也就是个小片段_(:_」∠)_flag立这,晚上更

cp双鬼 苏醒那个系列

最近没信号没网……10086说附近信号基站拆了让我等着……等着……着……

十点钟回宿舍之前没放出来的话就是flag倒了。

最后感谢没取关的宝贝儿们,我没爬墙只是咸鱼而已……

在尝试改变自己的画风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会有点不像我……?

【苏醒】李轩中心 · 雪覆衣



推荐食用BGM:音频怪物版《典狱司》

 01  

 

战争结束已经十年,硝烟和战火都消散在眼前的熙攘和安宁里。安葬逝者只需要几天,清扫瓦砾只需要几个月,而忘记墓碑上一些曾经显赫的名字,大概也只需要几年。

 

他推开酒吧的门,以军人的警醒旋身闪开迎面飞来的玻璃酒瓶,又被辛辣的烟味和酒气熏得皱起了眉。店里陈设如初,柜台后面的电视播放着俗不可耐的连续剧,老板娘翘起涂着鲜艳蔻丹的手指,尖声数落着缩在墙角的伙计。

 

哎你平时见风使舵的怂劲儿哪去啦?窝窝囊囊十年了,土鳖救美人家小姑娘也看不上你。你能打就拖着残腿去军部啊!招谁不好偏触张公...

© 焚雪成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