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雪成诗

头像是時玖大大的小顾帅!疯狂安利神仙画手大大!

大半夜的突然想搞《少年歌行》萧瑟同人……

故人归(合)

🌸买凶杀梗最后一更


🌸梗源 @浅浅歌暖暖唱


故人归(合)


云亭倚着池壁懒洋洋地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事实就是你想的那样。”他开口的时候神情坦然,凤眼中流转着讥讽的光:“你七岁那年,我身上的相思泪已经不可收拾。我当然爱他,但我也想活。死人有什么资格谈论爱?”仿佛没有看见江湛迅速灰败下去的脸色,明月楼主带着长辈说教一样的耐心和平静:“你问过我很多次,你究竟哪里不如他。我一直不告诉你,是因为真话有点伤人。”


江湛保持着笔直的站姿,静静地注视着长发披散的男人缓步而来。月光清澈,肌肤素白,他就像一尊被抽去了魂魄的人偶,任凭一只湿淋淋的、纤细修长的手牵着他走向泊月池的中...

故人归(转)


🌸买凶杀梗,自由湖绿。

🌸梗源 @浅浅歌暖暖唱 ,有演绎和扩写。

🌸还有一更完。是be。

故人归(转)

“师父……”云亭身上的相思泪初见端倪,是江湛拜入明月楼的第七个年头。身为明月楼主唯一的亲传弟子,江湛曾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云亭;但当那个白衣如月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倒在酒宴上,他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胸口。

泊月池的存在同相思泪的来历一样,是历任明月楼主接掌大权时才能知晓的秘密。第一任楼主柳风临弱冠成名,明月楼一时荣光煊赫,风头无两;江湖传闻无不叹惋柳风临英年早逝,却无人知晓这位少年枭雄的真正死因。

相思泪是一种阴寒入骨的毒。沉疴风雪摧折,加之肌骨毒伤浸染,柳风临身上的相思泪终于...

故人归(承)

🌸梗源 @浅浅歌暖暖唱

🌸买凶杀梗

🌸江湖势力诗句武功均为湖绿。

云亭果然在泊月池等他。

明明是一场心照不宣的鸿门宴,明月楼主的神情却恍惚而倦怠。就像十年风雨缩地成寸,江湛还是那个小尾巴一样黏着师父的少年,云亭偶尔会使唤他下山采买些深巷醇酒的细巧物件。等江湛身心俱疲逃出香粉红唇的围攻,形容狼狈地回到明月楼,总能在泊月池边找到云亭。后者永远没有身为罪魁祸首的自觉,发丝都不乱一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

江湛觉得那时自己大概是昏了头。落霞城的花魁一舞动天下,他看见樱唇如血,想到的却是泊月池边飘落的桃花;邀月楼的乐姬一曲醉风雨,他听了丝竹缱绻,耳边亦真亦幻竟是云亭促狭的笑。那双漫不经...

故人归(起)

食用说明:

🌸买凶杀梗,原梗 @浅浅歌暖暖唱

🌸师徒年下be,写了投喂她顺便自己爽(喂)。

🌸人名、地名、门派、器物、武功都是我瞎掰的,认真你就输了。

🌸是来混更的。

尾声

江湛摘下面纱,将刀刃上的血迹抹去。他有一双很典型的桃花眼,眼尾上挑,微笑的时候眼底波光粼粼,几乎给人一种顾盼多情的错觉。云隐山庄年轻的主人向来穷奢极欲,有价无市的南淮晴雪纱浸透了鲜血,被他随手抛在地上。十个最伶俐的绣娘在织布机前耗费一年的心血,色泽明亮如晴昼,质地轻盈如浮雪,这种名贵的织物本该成为闺阁小姐送给情郎的丝帕,或是绝世舞姬披戴的霓裳,此时却委屈在血污和泥淖之中。

但是那个亲手为他裁剪这幅面...

【树洞帖】直到那天我团长的麦里传出了我男神的声音04

CP:长顾,沈陈

说明:

(1)剑三AU,很久不玩了(玩的时候也是风景咸鱼),瞎几把写;

(2)顾昀PVP大佬,长庚PVE团长的设定来自鸳鸯锅太太的长顾同人【将军有请】,已经与太太联系,感谢授权(将军有请巨好看!大家不了解一下吗!疯狂暗示.jpg);

(3)情节与剑三818无任何联系,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合作。

(4)游戏之作,认真你就输了。

都OK的话往下走开始食用↓↓↓↓↓

我猜大家已经忘记了剧情

—————————————

#04#

和♂谐♂情♂感♂交♂流♂区

#79 秀萝不抠脚

【游戏截图.jpg】

麻麻我搞到活的了!

四舍五入我也是见过男神的人了!

我...

长顾论坛体在写呢!

😝如题,不用问啦,暂时没坑

【长顾】青梅煮雪

说明:

1.突发病娇ver短打系列2。我爱吃的吃醋梗和病娇没有太太写,于是自己割了腿肉。

2.再一次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的文笔有多么废物……脑了一百兆写了一字节。

失败.jpg

3.……用广播剧评论里面妹子的话说,这个可以用来日吗……

4.依然没头没尾,应该没后续。灵感来源是第三季某一集天老师冷漠而热切地那句【你还没说完呐,你为什么不恨先帝呀?】这个病娇太可口了我的眼泪流成太平洋【x】今天也给天老师激情打call。

5.都接受的话往下看。

————————————————

顾昀僵住了。

他保持着推门的动作站在原地,感觉到熟悉的安神散气息慢慢靠近,温热的吐息灌进敞开的衣领里。已经是...

【谢白】沉香化雪歌(下)

【终】

         各大门派商议的结果是,同意谢枯荣参与解读《尸典》,保护白墨的安全。与之对应的交换条件是谢枯荣必须接受全天监视,除白墨外不许与他人单独相处。原话是,不准离开守卫的视线。

        谢枯荣一口答应,而白墨忧心忡忡。但当各大门派商定的守卫人选缓缓掀帘而入,绕是轻狂自负如谢枯荣也不禁呆了一呆:

        “叶……叶庄主?”

  ...

【谢白】沉香化雪歌(中)

【合】

          谢枯荣觉得,遇见白墨,已经用尽了自己一生的运气。

          那么现在他看见的这封招贤告示,用的大约是白墨的运气。

         为了抵抗尸人,铲除天一教,浩气盟与恶人谷暂时放下成见,江湖门派在诡谲尸毒面前成功结盟。清剿尸魔的战场以人肉当梯,沉尸做桥,竟真的被义军不惜代价抢回半部改造后的残破《...

© 焚雪成诗 / Powered by LOFTER